65岁许鞍华:“我的爱情观很幼稚”

隐藏自己的感情,拍电影为女性说话

多年以来,许鞍华的形象一直是留着短发,烟不离手,看起来绝非那种美丽、温柔的小女人.年逾六旬,她依然孑然一身.对外界,她极少暴露自己的内心深处,不喜张扬,也不言孤独;在电影世界里,她将自己对人生的感悟一点一滴渗透到人物角色之中,借角色之口,娓娓道来.

“不再怕老无所依”

3月8日,许鞍华的《桃姐》在国内上映,好评如潮.影片中,叶德娴扮演的桃姐从13岁开始到一户姓梁的大家庭当佣人,伺候了梁家老少5代人.转眼60年过去,梁家的一些人去世,一些人移民,最后只剩下桃姐和刘德华扮演的梁家少爷一起生活.主仆间相处颇有默契,但很少交流.直到有一天,桃姐突然中风,少爷把她送去老人院,一段触动人心的情谊从这里开始.情节很简单,却触碰了观众最柔软的神经,甚至让很多男性观众也潸然泪下.

当与环球人物杂志特约记者谈起这部电影的创作缘起时,许鞍华说,“因为我也老了,65岁,单身,是即将孤零零老去的女人,桃姐经历了我内心所有的恐惧.”

其实,一过40岁,许鞍华便开始考虑老年生活.她曾很怕自己晚年过不了自己想过的生活,做不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.但拍完《桃姐》后,“我真的泰然了,因为我想明白了,比如金钱、儿女这一类所谓防老的措施其实都是于事无补的,即便你有儿女,他们不一定可以照料你;即便你有很多钱,可以雇最好的护士来照顾你,但到头这还是雇用关系,那感觉未必就比孤老好.所以既然不可避免,那就是一种自然.现在,我已经不再害怕变老和老无所依了.”

“能当导演很威风”

作为一个没结过婚、没有孩子的“女强人”,许鞍华承认自己并不能体会作为女人的所有感情,但揣摩女性角色的内心时,她真是细致入微――从她刚入电影圈时便是这样.

年轻时的许鞍华长得很清秀,大眼睛,书卷气颇浓.5岁时,她随家人到香港.大学时主修英国文学及比较文学.1972年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后,许鞍华前往英国伦敦国际电影学院进修,3年后回港,为著名导演胡金铨做过几个月的英文助理,之后进入无线电视台担任编导,并逐渐开始独立拍摄纪录片和电视剧.

在电影圈里有一个共识:能做导演的女人都同男人一样强悍.许鞍华说,年轻时总觉得自己有使不完的精力,“别的女人可能对谈恋爱更感兴趣,而我却觉得能当导演很威风.”

1979年,许鞍华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故事片《疯劫》.它根据香港轰动一时的凶杀案改编:山上发现了男女两具尸体,警方判断是一对未婚夫妻.随着剧情展开,发现大家所认为的女死者其实才是真正的凶手,女尸的真实身份是男主角的情人.许鞍华以独特的女性视角讲述了一个疯狂的爱情故事,无论在情节,还是在摄影手段上,她都丝毫没有表现出女性的柔软,而是真实冷峻地传达出对人性的思考,被誉为是掀开香港电影新浪潮序幕的作品.

接下来的第二部作品《投奔怒海》,则奠定了许鞍华在香港电影界的地位.

身为少数女性导演之一,许鞍华也拍了不少“为女性说话”的电影,《女人四十》、《千言万语》等都是香港电影史上的名片.在金像奖设立30年来的历史上,将最佳电影(导演)、最佳编剧、最佳男主角、最佳女主角等重要奖项同时“收入囊中”的“大满贯”作品仅有1部,就是《女人四十》.

随着1997年香港回归,大批香港电影人开始“北上”,许鞍华也是其中之一.但她来内地接连执导的两部作品《玉观音》和《姨妈的后现代生活》不仅毁誉参半,而且票房惨淡.

在以市场为主导的大环境下,声名显赫的许鞍华也遇到了与一些刚出道的年轻导演一样的困境――无人投资.最后是香港导演王晶为她投钱解围.这其中还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.许鞍华早年拍摄自传影片《客途秋恨》时,曾一度和王晶交恶.“他那时说,谁会爱看一个胖胖的老女人拍的故事?这让我很生气.当时的香港媒体也是煽风点火,希望看到我们打架,他们在公开场合问我对王晶的回应,我就说,我认为王晶拍戏态度不端正.结果有媒体用了这样一个大标题:开战!许鞍华放话要揍王晶!”这件事的最终平息是许鞍华看到王晶接受的一次采访,“他说自己最佩服的香港导演是许鞍华和吴宇森.我就不太好意思了,后来再有人来问我,我都没有说什么.”

“我的人生波澜壮阔”

生活中的许鞍华如同她的电影一样内敛、不张扬.至今她还租着廉价公寓,坚持坐地铁;没戏拍的时候,也会靠教书和拍广告来维持生计.她的生活习惯,在一些人眼里可能都显得近乎潦倒,许鞍华却说:“我不觉得坐地铁有什么问题.其实这在香港导演之中也是比较普遍的.我知道内地有些导演的号召力比明星还要强,但香港就是卖明星的.除了转型做导演的周星驰、成龙,现在比较红的导演还有刘伟强、陈可辛和杜琪峰,但他们的经济情况一定不如张艺谋、陈凯歌、冯小刚这些内地大导演那么好.”


许鞍华至今单身,关于感情经历,她一直隐藏得很好.有人想从她的电影里寻找她的爱情观,答案似乎也并不准确,“电影里我对爱情的处理主要是出于戏剧性的考虑,不代表我自己的爱情观.其实我不太懂爱情这个东西,我年轻时候看到的都是浪漫主义的爱情,而我自己的爱情经历都不像书中那般浪漫,通常我都是很失望的.其实在爱情方面,我反而不会像对待电影那样去总结经验和思考,因为我觉得经过分析和总结的爱情,一定不是爱情,所以到现在,我还保留着那种很幼稚的爱情观.”也许正是因为她对爱情的看法如此传统,所以她才会拒绝拍纯爱情题材的电影.

65岁许鞍华:“我的爱情观很幼稚”参考属性评定
有关论文范文主题研究: 关于比较文学的论文范文数据库 大学生适用: 在职研究生论文、硕士论文
相关参考文献下载数量: 15 写作解决问题: 如何写
毕业论文开题报告: 论文提纲、论文小结 职称论文适用: 期刊目录、中级职称
所属大学生专业类别: 如何写 论文题目推荐度: 优质选题

与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,许鞍华的母亲也经历了催促女儿结婚的过程,但最终以理解的态度放弃,只对许鞍华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:“我觉得你这辈子不适合婚姻.”如今,母女俩相依为命,相处也十分融洽.

近年来,许鞍华有个很大的变化,就是越来越注重形象,常看到她穿裙子.当记者问起时,许鞍华笑言:“可能是因为我发现年纪大的人在电视上看起来真的很难看,反而更引人注意.我不想人家说我很难看,尽管我并不奢望人家说我好看.”回顾自己的人生,许鞍华做出了这样的总结:“最悲伤的生活不过如此,最幸福的生活不过如此.所以,我觉得我的人生波澜壮阔.”

编辑:王晶晶 美编:王迪 编审:张勉